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四百四十三章 恶棍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刺杀之归途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喜欢本书的朋友请帮忙宣传一下,点个收藏,老三拜谢了。

    第四百四十三章恶棍

    受了气,心里憋着火。虽然徐晏殊的是不算什么,可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法国人已经没力了,英国人已经过气了,美国人还在跟日本人酣战。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,他们已经没有发号施令的权利了,在中国人面前,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耀武扬威了。

    憋着心中的气,陈伯康刚好有个案子交过来,是卢英让人送过来的。考虑之后有了个想法,用上海警察署的名义对公共租界的这起案件做点手脚。

    去之前,他向上海市伪政府陈公博报了备,然后开着车直接来到南京路,以调查案件的名义,要求对原公共租界工部局的书记官,托尼?布莱恩提审。

    在敲开托尼家后,托尼盛气凌人冲着警察们大呼小叫的,一点没把警察放在眼里,眼中和脸上全是蔑视狂妄。

    陈伯康耐心的坐在车里,等着这人发飙,想等他累了,再上去好好说说。突然,他听到这人的嘴里冒出“东亚病夫”,“黄皮猴子”这几个词的时候,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,陈伯康冲到他面前,甩手就是两个大耳刮子,指着他一言不发。在场的人全都傻眼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而托尼则是懵了,完全没料到,竟然会有人敢煽自己的耳光,这是极大的侮辱!

    “你!”托尼因为激动和愤怒,脸涨得通红,两个耳光的指印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啪”,又是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所有人再次懵了,更不知道该咋办了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,要是再不配合我们调查,就要以阻扰执行公务,对你进行控告!”

    “你无权对我进行控告,我有治外法权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也许对别人有效,但对我却没效力!还有,如果我再听见从你的嘴里有脏字,或有带侮辱性的字眼,我会继续抽你!”

    托尼一下傻眼了,自从他来上海之后,就没遇见过这样的事,傻愣愣的被两个警察给押着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这个案件其实很简单,就是托尼勾结法院,利用交货期过期,骗了一个华人公司的货款,造成这家公司破产。

    陈伯康对这个案子感兴趣,不是想强行出头,而是想对英国人一个教训,让他们不敢再欺压中国公司和中国人。

    对这案子,他仔细的查过,唯一有利的一点,是这个交货期在交货当天有过交货记录,而这个托尼以人不在为借口,强行拒绝收货,造成交货期延迟。

    当时审判时,法官以交货人的证据不足,判决其交货延迟成立,赔付托尼的损失。这就让托尼不但收了货,还得到一大笔赔偿,而中国的公司因此而破产。

    为此,陈伯康先期找到当事人,鑫诚公司老板黄亚文,告诉他自己可以帮助他,但需要他出庭。黄亚文见他如此帮忙,犹如雪中送炭,喜出望外的哭泣着对他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陈伯康有把握敢这样说,是因为他抓住了托你人在现场的一个人证,就是他的一个朋友,也是他认识一个人,美国人,山姆。要求他出庭作证,他是付出了代价的,这个代价是为他提供日本人在上海,以及在中国的兵力部署。

    他对山姆撒谎了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情报,只能提供给他片面的一些情报,没想到山姆没有对此进行验证,为此,他始终是忐忑不定。

    因为山姆的作证,托尼承认了自己是故意造成鑫诚公司交货延迟,不但支付了货款,退还了赔偿金,还罚交了一笔巨款作为赔偿。

    这个案件一下轰动了上海,满篇的报纸报道,让上海的市民们一下看到了,感觉到了,作为中国人是可以不怕洋人的。而租界内的欧美人给他送了个外号,恶棍!以此表达对他的厌恶。

    市民们满意,自然政府就满意,政府的首脑们更满意了。陈公博专门打电话给警察署,向他们表示感谢。汪精卫也发来专电,对警察署保护国民的利益,维护国家的名誉,尽忠职守,深感欣慰。特此,拨下二万块钱作为奖励,还特别点名,王守业立功甚大,特奖一万块。

    钱很快就到账了,下发的时候,卢英贪了一千块。陈伯康对此当做没看见,把这笔奖金连同自己的奖金,全都分发给下面的警察,以及辖区的警察分署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一下就赢得了不少警察的人心,连卢英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,想有所动作,又忌惮陈公博和汪精卫,只好咽下这口气,坐视陈伯康在警察署的势力成型。

    对这个案件的认识,陈伯康只是作为一般的案件处理,没有想到更深一层。南京伪政府却借机利用这件事,跟日本人商量,考虑把租界收回来。重庆得知汪伪政府的这一消息后,也抓紧时机跟英美法等欧美国家商谈收回租界一事。

    陈伯康散财的事,外界知道的很少,但不等于别人不知道。当他回家之后,面对虞晚晴,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你挺有钱的,都成了善财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”,陈伯康没在意,“不就是钱吗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的,有什么好炫耀的。倒是你的消息挺灵通的,这么快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消息灵通,是你做的好事传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在你们眼里,我做的事还有好事,这也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上次不说,我有什么七拐八拐的亲戚,你可以帮忙的,是不是还有效啊?”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现在才提起。当初,你又没回答我,我就当你不同意喽。”

    “没回答你是因为我需要考虑考虑,现在跟你提起,是我想通了。你就直说了吧,同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问了,我不答应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来,奖励一个!”

    吃了一掰梨后,陈伯康又想逗她一下,“哎,我给你说个事。你们在霞飞路巡捕房里的几个人,想怎么办啊?是调过来,还是继续留在那儿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虞晚晴惊的愣了一下,回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,就是你们的人怎么安排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你们那些小动作怎么能瞒得了我,什么都不知道,那我成什么了,别忘了我可是哪儿的土地爷!”

    “嘁,德性!”虞晚晴眨巴着眼睛,“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人,我又管不着,该怎么办还不的你们自己解决。不过,留在原地也不错,没灾没病的,安全!”

    “哎,我说,你到底为啥不愿跟我站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站在一起,咱们都睡在一起了,比站着不知强了多少倍。哎哟,干嘛又掐我!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不行啊,尽说些不着调的,听着就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咱们上去说?”

    “滚!不说拉倒!”

    “哎,别走啊,有啥好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不走可以,那你好好回答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知道啊!”见虞晚晴对自己点头,张了一下嘴,喝了口茶,“唉,还不是怪你们,搞得我心慌又怕的。你们啊,欺师灭祖,不敬祖先,抛家毁业,毁坏纲常,弄得父不父子不子的,谁敢啊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虞晚晴听他这样一说,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是真话。以前几次,他要莫不回答,要莫就是转移话题,“你当我们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哎哎,我不是这意思啊!你看看你,连家都不回,家里变成什么样了,你恐怕都忘记了吧,更别说人了,模样都记不清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做,是为了这个国家,民族的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咋感觉不到呢?”

    “哦,看来你有不同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如果,我说的是如果啊。”他谨慎的看了她一眼,“在当今这个世界,有几个国家是统一了思想的,据我所知,有四个。你知道那四个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问我干什么,有什么狗屁歪理的,快放!”

    “你别吼啊,听我慢慢说啊。第一个就是法西斯德国,你看他们的领袖希特勒,好厉害,只要他一出场,全场起立,举起右臂,高呼“嗨——希特勒”,第二个就是日本了,只要他们天皇一露脸,全场跪倒在地,高呼“天皇板载”,第三个就是法西斯意大利的墨索里尼,我就不说他了;第四个就是共产主义的苏俄,那个叫约瑟夫什么斯大林的,全国齐声高呼万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”虞晚晴立刻觉察出他言语中的不善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不觉得很可怕吗?所有人的思想都变成了一个人的思想,那还是一个人吗?不是,他们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,是奴隶,是机器!我很害怕,害怕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,如果是这样,我宁愿去死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拿我们的党去跟法西斯相提并论!”

    “我从没有这个意思,你是明白我的,是知道我的。我的意思是,我仍然坚持,独立之思想,自由之精神!”

    虞晚晴知道自己失败了,再一次的失败了。她没法说服他,也没法让他打消顾虑。她感觉到,跟一个农民或者工人去讲述道理,也比跟他交谈要轻松得多。

    其实这很自然,陈伯康再怎样也是读了大学出来的,是个受过高等教育之人,是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。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考验,见识了众多的事物,有了自己的人生概念,不是那种一说就冲动的,白得像张纸的年轻人。要想说服他,没有真凭实据,是不可能像农民工人那样轻易被鼓动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刺杀之归途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刺杀之归途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