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45章 幽兰殿父女相见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在逃公主的业绩神话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往内行,幽兰殿的嬉笑之声愈来愈近。始终搞不明白,到了如此境地,为何他还有心思寻欢?处月林夕悲伤的情绪,瞬间化为愤怒。多想冲进去质问,问他是否对得起月族祖先、大月子民,是否对得起上阳卫兰?更想将如此昏君骂醒!

    “快走!”侍卫推搡着乌雅到了殿前。

    “奉后主令,允死囚与王主相见!”

    随萧泰外头通报,殿内欢笑戛然而止。片刻后,有侍者出殿传达。

    “王主身体不适,差小的代为转告,请各位大人将囚犯带回,一切由后主决断。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乌雅,示意萧泰继续。

    “起开!”他拨开侍者,提高音量道:“我等奉后主令,押死囚与王主相见!王主若身体不适不便行走,属下们可入殿,将犯人奉至王主面前。来人,将女囚,押至幽兰殿!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走!”

    “啊...!”侍卫假意的拉扯,却扯了乌雅的真伤口,再次渗出了血迹,她趁机吃痛地哀嚎。

    “放肆!谁人敢扰本王?”

    背着手的处月明泾,缓缓踱出大殿,站立在台阶之上。

    当台阶上的男人映入处月林夕眼底,那份血浓于水与对父爱的渴望,又不禁将对他的怨责转为泪水,涌出眼眶。此时没人会在意不起眼的自己,才可肆无忌惮地观望。

    而处月明泾目扫全场,扫过处月林夕,最后停在跪于地下伤痕累累的女囚,不曾在意人群中那双期待的泪眼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处月明泾寡淡的脸上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萧泰象征性地恭身回道:“回王主,这是潜逃二十年的要犯,后主替您抓来!并让属下转告,明日后主会亲自来取物件儿,若是您依然不舍,便送她去见兰夫人!且,判凌迟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...救我!求求您救救女儿吧!”听得萧泰的话,装作恐惧的乌雅流着泪,望着处月明泾哭喊哀求。

    “女儿?姑娘认错人了!”他蛮不在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认错?”乌雅微微一怔停止哀求,收了眼泪愤怒控诉道:“我也希望认错,也希望不是您的女儿,那样就不用到处躲避追杀。您为何要派他们救我?早知道都是死,当初还不如和娘亲一起去了!也不会无父无母地尝尽悲凉!”

    激将之策起了些效果,处月明泾片刻沉默,虽尽力隐藏那丝悲伤,但仍可被有心之人一眼望穿。

    处月林夕原以为乌雅会一味假装悲惨攀亲,却不曾想她确实聪明,几语就戳中了痛点,让本就愧疚的父王有了相信之意。

    “面也见了,本王乏了,你等复命去吧!”他说完,转身欲回殿中。

    “王主请留步!后主还有承诺,若您赐了物件儿,不仅可保囚犯平安一生,还会以养女名义赐公主身份,并替王主觅得东床快婿,同享天伦之乐。请王主慎重抉择!”萧泰说道。

    “替本王谢王后美意!”背着身的处月明泾,隐尽恨意。

    “后主为龙体安康挂念,特命萧泰带名医前来为王主请脉!”他转头对着人群中的处月林夕唤道:“老先生?老先生!快!”

    萧泰的接连催促才让处月林夕反应过来,慌忙上前。“在在…”

    “您老务必看认真,瞧仔细!”萧泰命令。

    “老夫遵命!”

    处月林夕绕至处月明泾前方,身形伟岸的他,刚好遮挡住了众人视线。她不再躬身哈腰,直挺挺站立,双目紧盯父亲侧脸。握着他的手腕并没有把脉,而是轻轻向下,将那双大手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感受了异样的处月明泾,狐疑地望着眼前白须皓首的老者。那双眼眸,如此熟悉,像似…像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兰儿?

    父亲的惊讶,让处月林夕再次泪洒,她轻微颔首并加重了手中力道,用唇语比出父王二字。处月明泾的眼泪喷涌而出,努力遏制。是自己和兰儿的女儿,是他等了二十年唯一的女儿!

    “得了没有?”萧泰不耐烦地催促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了,处月林夕悄悄将一物塞那手,并轻拍父亲后向外走去。向萧泰轻微点头,示意已妥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扰王主歇息,告退!”

    万分激动的处月明泾,攥紧了拳头,回了幽兰殿。

    侍卫假意凶狠驱赶仍轻唤父亲的乌雅,一伙人撤离至别苑大门内侧后。乌雅卸下伪装,换上假意之笑,走近老者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辛苦!可有了答案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处月林夕抚着胡须,眼角轻瞥,看那萧泰开始摆弄起宝剑。自己明白,只有出了这大门,才可有活命的机会。“老夫观王主印堂发黑,双目无神且面容倦怠,缠身的应是有了年头的怨魂。而且,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破解之法?”乌雅问。

    “嘘!此地怨念极强,咱们说话皆能被冤魂感知。老夫无妨!他们是不敢近身,就怕贵夫人您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门口说!开门!”

    在萧泰点头应允下,门开了。一阵风扑面而来,甚是凉爽众人皆赞。处月林夕只是垮出门槛,停在了门口与乌雅二人继续说话,而那些侍卫则被皆数堵在门内,不敢擅自超越。

    “寻物可有线索?”萧泰关心的是神器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件件说!第一件,此地的怨念是老夫所见中最深的,虽不太好解,但也不是无法。就是有些繁琐!”

    “请老先生示下!”乌雅客气地福福身。

    “先取桃木叶煮水,在每日凌晨与子夜,里外喷洒两回,每个角落都不可放过!再厉害的鬼也怕恶人,生前最怕谁,即使是死了仍留有丝丝记忆,碰见那人就会绕道而行!喷洒完后,请来亡魂所怕之人,围绕幽兰大殿正绕三圈、反绕三圈。如此连续七日,许是能驱离亡魂,让王主不再受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如此繁琐!可以替代之法?”

    “老夫唯有此法!要不就另请高人再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就信您,请老先生再说说寻物之事!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件事,得用点工具了!”处月林夕从包袱里取了罗盘,左右行走,缓慢试探着下了台阶,嘴里念念有词。“快找到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在哪?”萧泰急切的上前问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你看看,刚感知到,就被贵公子打断!难道怕我老头子跑了不成?你们就站那儿,别说话!”处月林夕佯装生气。

    无奈地萧泰回了原位,乌雅白了一眼,低声抱怨道:“急什么?这么多人还怕他跑了不成!”

    而早已埋伏许久的青玄阙,已领人顺着围墙悄然靠近,但只暗中保护并未贸然营救,是因方才转移时,发现了处月林夕提前藏匿的白马,应是告诉自己她早就有了计划。

    “有了!听好!”处月林夕见树影微动,灯火摇曳,脚下尘土轻旋,一股自东而来的劲风即刻就到!只见她正对大门正中,将罗盘收起,双手在包袱捣鼓几下后双手握拳伸直了双臂,口中念道:“由此向正西行约四里,再向南行不到二里,便是!”

    “多谢活神仙!您老慢走!”萧泰与乌雅相视一笑后,便持剑面欲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且慢!老夫替你们做完事,这就是报酬吗?速速放我离去,否则必遭天谴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是吗?”萧泰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“老神仙一语,信不信由你!库里KIKI哩…大风起,天降灾祸!”高举的拳头感知东风已到,处月林夕口念自创咒语,张开双拳。一阵白雾顺穿堂劲风不偏不倚吹入了别苑,瞬间哀嚎声一片,连立在最后方的侍卫都中了招!

    “什么妖术?来人…给我追~哎呦..”

    门内的侍卫们都如他萧泰一样,自顾自地抓耳挠腮搓揉双眼,哪有时间顾得上听命于他。

    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惹了神仙遭报应!”

    处月林夕边说边脱了羊肠手套,慢悠悠地向自己的马儿行去。暗中保护的黑衣人,纷纷现身,笑着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青玄阙搭上处月林夕肩膀,就知道他一定在旁暗中保护,所以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这次夫君倒沉住了气,给了小女子发挥机会。多谢!”

    “好说!”青玄阙轻笑,转头又唤道:“阿立!”

    “少主、少夫人,这里就交给阿立。”

    “将此物顺便送于付府。”处月林夕将一小布包扔给阿立。

    吹着口哨的处月林夕唤来白马,与青玄阙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!把人抓住!”

    其他侍卫被萧泰杀猪般的尖叫唤来,提刀追赶,阿立等人故意慢行高声喊道:“你们绑着那老头先撤,把人给我看住喽!”

    待侍卫靠近,他们迎面抗击,但只几回合后便转身向西逃离,后方紧追不舍,一直追到了首辅府邸。阿立等人纵身入了东面高墙,又悄然由西墙而出,消失在暗黑中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惹了这么一烂摊子,该如何收场?哎呦…”

    萧泰瘫坐在别苑门前,抓挠着怪责同样不太好过的乌雅。

    这次的料处月林夕并未加多,只是刚好能让自己逃跑,又让他们难受而已。乌雅披头散发的搓揉着,不知道还以为来了乞丐。

    “怨我吗?是你萧泰没用!连个老头都制服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般老头吗?能掐会算,知道要杀他灭口,不知作了什么妖术!”

    “跑了便跑了,明日让下面的人盯上,就算能苟活,定也会躲得远远的,不敢乱说!至于这些侍卫,堵住他们的口就是!”

    “那他那些话可不可信?”萧泰问道。

    “验证过才知道!萧泰,痒死了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追赶的侍卫返回来报。

    “萧公子,人未追到!”

    “啊?你们这么多人居然搞不定一个老头?”萧泰怪责。

    “那老头似已被另一伙人掳走,我等一路追赶到了首辅府邸,那伙人越墙而入,咱们不敢硬闯,便折返!”

    “被人掳走?付文忠?”萧泰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今晚大家辛苦了,萧泰…萧泰!”乌雅唤着若有所思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哦哦…是是!兄弟们辛苦!这些金子大伙儿分了吧!今晚之事希望…”

    “您太客气了!放心!咱们保证不会向任何人提及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今夜的幽兰殿罢了歌舞,殿内仅剩侍者阿稳守在门口,不停的向大门方向探望。他伺候了主人三十几年,为此甘愿同囚于别苑,是这里唯一与他同心之人。

    “王主,莫要难过!您努力过,也无憾了!兰夫人不会怪您。”阿隐看着手持纸稿,独自垂泪的主人,感同身受的抹着泪。

    “外面为何如此嘈杂?”处月明泾将纸稿举在烛前,久久不舍烧毁。

    “苑门前似有打斗,会不会有人营救公主?但为何喊叫着去抓老头?”

    破涕为笑的处月明泾还是收回了女儿的信件,递给阿瑞。

    “看看这信,看完帮本王烧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!父亲大人…王主这是?”阿稳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兰儿的孩儿,本王的…女儿!”处月明泾再次哽咽。

    “感谢兰夫人显灵!老奴感恩老天保佑!”阿瑞噗通跪倒祷告。

    …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在逃公主的业绩神话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在逃公主的业绩神话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