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四十七章 难民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洛国赋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“把咱们的粮食分给大家。”张牧当然知道这些汉子是怎么想的,他自己也是不忍看着百姓如此受苦,好在自己现在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齐声喝道,即便张牧让这些人改口,由喏称是,可依然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“马骧,告诉他们前往赵庄寻李守户,给他们三天的口粮。”张牧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马骧嬉皮笑脸道。

    “家主,没想到这少年居然如此爱民。”这一幕被一辆马车的主人掀开窗帘看在眼里,他的随从老者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不是普通人啊。”家主透过掀起的窗帘一边看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老于立刻留意仔细查看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:“确实如此,这些汉子走路十分稳健,举手投足间都很规范,看着像是常年混迹于行伍之间的,可是这模样倒十分年轻,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最奇怪的要属那个少年,能将这些桀骜不驯之人聚在一起,还唯命是从,这才是最不简单的地方。”家主说道:“算了,不纠结这些了,老于啊,把咱们随身携带的口粮拿出来些分给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~家主!”老于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咱们这一路上已经把口粮施舍的所剩无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?”家主此时也有些穷迫道:“告诉前面,咱们走吧,有这个少年在此,想来百姓们不会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家主!”老于敲了敲门板。

    “驾~!”就听外面的车把式一声大喝,前后左右六个骑士缓缓驱马跟随,紧密的护在马车四周。

    “少爷?”叶秦一直都守在张牧的身边,那辆马车一出现,他就一直在留意,如今马车主人掀开帘子查看这边的情况,自然也一点不落的看在眼里,所以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无妨,咱们此行机密,他们只要不干涉咱们,咱也不要节外生枝。”张牧看了看那辆马车,一点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多谢恩公,多谢恩公!”很快聚集过来的近百名百姓,怀里捧着分下来的口粮,感激的跪了一地道:“今后我等定给恩公供奉长明灯,祈祷恩公顺风顺水。”

    “乡亲们,快快赶路吧。”张牧翻身下马将难民们一一扶起道:“这一路上还算太平,记得去赵庄找李守户李大人,他会安置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在此拜谢张牧后一步一回头的挥手道别。

    “老百姓多朴实啊。”项大北看着渐渐远去的难民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要的多么?”张牧喃喃自语道:“就一口饱饭而已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

    从这里开始,越靠近雁城难民越多,地上不断出现他们临时搭建的窝棚,道路两边田野能吃的几乎都被吃尽,矮一些的树叶都被采摘一空,嫩一点的小树跟饥民的孩子一样,都没能逃过厄运,树皮被剥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施粥了!施粥了!”由远及近隐约间听到有人呼喊道。

    了无生机的营地立刻活氛起来,人们纷纷爬出窝棚,把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去领粥,这片难民营地占地面积极广,张牧眺望远方心中默默估算,怕是要有数千人之多,从窝棚搭建的新旧程度推算,这些难民怕是已经在这里生活至少半年以上,即便是他也生出一种无力感,这些人要每天要消耗多少粮食?如今朝廷自救都来不及,如何去救这些子民?

    果然,张牧一行人来到城门附近时,这里四五个施粥点都挤满了人,他翻身下马仔细查看难民手中的碗,里面几乎全是粥水,米粒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唉~!”一位老人摇头叹道:“乖孙,这碗粥给你喝吧。”说完伸出皮包骨头的右手将粥碗递给孩子,又用左手怜爱的抚摸小孩脑袋,那轻轻的举动生怕使大了力气会伤害到他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。”他身边的儿子同样瘦弱不堪,看父亲不吃东西他的眼里噙满泪水,嘴唇哆嗦道:“吃我这碗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,你们还年轻,还有机会挺过去,自从你母亲走后,我也不想活下去了,可怜我这一生未给子孙留下什么。”老人颤颤巍巍的说道,眼里尽是对世界的留恋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男子一下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说道:“儿子不孝!”多余的话他再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爷爷,孙儿吃饱了,这粥还是您喝了吧。”孙子用稚嫩的声音依偎在老人怀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乖孙~...。”

    这样类似的场景在城门附近几乎到处都是,不少老人纷纷与子孙道别,因为粮食确实是少,老人不想因为自己拖累儿女、子孙,他们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把活下去的机会让给后人。

    “家主!您看!”这正是老于一行人,他们也被眼前的场面所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帮混蛋!”家主怒道,他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了,现在洛朝四分五裂,政令不一,到处都在势力割据,有投靠皇子皇孙的,有投靠朝廷大臣的,甚至还有自立的,更多的是力求自保,外加一些别的小心思的,所以早在四年前,各地大家士族闻风而动,大肆囤积粮食者就不在少数,逐渐波及到这些县城,而他们早已依令将多余的屯粮运往大城或州府,换句话说就是他们,也不会有太多的粮食,又何谈救济?你就是上书公文,进入州府也是石沉大海,即便你手段通天上奏疏,那奏折也是被截流与中书省,至于皇帝?哼,鬼才知道谁又是下一任皇帝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回事?”一个施粥点里突然传来一声娇喝。

    “嗯~?”

    “嗯~?”

    张牧跟马车里的家主二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听到声响,并同时派人前去打探,只不过张牧是本人亲自前往。

    “父亲不是已经拨下足够的粮食?你们为何依然如此?”张牧站在边缘仔细打量,原来说话之人是一名少女。

    “禀小姐,您千万别嚷嚷。”粥铺所在主事显然认识少女,上前作揖轻声道:“大老爷确实调拨了粮食,可县尉大人听说后,就派人把粮食运走据为己有,小人此处的粮食虽然还有,可也要趁着点发放,这离秋收,可还有很长时间呢。”显然主事也有难言之隐,若不是小姐亲自过问,他定然不会对外人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事,再说这事你上报父亲了吗。”大小姐说道:“你们看看。”说着指了指面前的难民,又指了指大锅里的粥水道:“就这粥?这是粥吗?这就是煮开了的水!”

    “少爷!”叶秦早就奉命在这里转了一大圈,有所发现悄悄来到张牧身边耳语道:“这些施粥主事,所言非虚,但其也干着中饱私囊的事,在每个粥铺棚内的隐蔽处,都藏了三五石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了。”张牧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嘛?总要慢慢施粥的,毕竟您也看到了,眼前的饥民众多,这僧多粥少也是常有之事。”主事见大小姐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,他也开始打混耍赖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大小姐怒道,可又拿不出什么有利的证据,一时间哑口无言,只能气得干跳脚。

    “敢问阁下,县衙调拨了多少粮食?何时调拨?日耗多少?现存多少?可有账目?”这时张牧挤进人群连连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~!”那主事一听知道这小子是个懂行之人,问的问题直切要害,不似大小姐那般好糊弄冷哼道:“小子大胆,你是何人?也敢过问县衙之事?速速退下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语,粥铺边上四个衙役手持水火棍上前两步以示威慑。

    “阁下答非所问呐!”张牧坦然面对,经历了几次生死战斗,这样的小场面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,即便没有手下护卫,张牧自己受点伤,应付三五个,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知死活,那就别怪我等心狠手辣了。”那主事冷言冷语道:“乱棍打出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四人齐道,持棍上前。

    “呦!看这架势,平时没少操作啊?”张牧微微笑道,但言语却已经转冷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这小子会不会吃亏?”老于有些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应该为那几个衙役捏把汗。”不知何时家主、老于二人在护卫下来到了场边观看。

    “小子废话忒多!”衙役怒道:“让你多管闲事。”说完就是一棍打出。

    “哼!你的对手是我!”马骧几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张牧身边,单手猛然抓住县衙的水火棍,往怀里一带,衙役瞬间失去平衡,就往他怀里撞来,马骧也不避让,单肘直入。

    “啊!”衙役心口遭到猛击,惨叫着“登登登”倒退五六步也没能止住去势,翻倒在地,挣扎着要站起,试了几下终是放弃,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气。

    马骧这边并不闲着,肘击完毕也不去看,直扑另一名衙役,那衙役眼见同伴受挫,驱棍直刺,想要拉开距离,不料马骧却贴着水火棍一个转身,不仅躲过攻击,又是一个肘击,这人倒霉被击中头部,仿佛被人扯着脑袋就往后拽,被一下击飞两米,同样倒地不起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洛国赋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洛国赋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