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下第一旅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大流寇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冯汉部狂奔下山时,云龙山中有号角声响起,来自不同的方向,但号声均来自明军。

    柏永馥动了,不动也不行,因为淮军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柏原本是想将淮军的前队直接放过去,专打淮军的中间,现在却必须提前动手,要不然山脚下的淮军重新缩成一团,在没有步卒配合的情况下他根本啃不动。

    西边的太阳也快要落山,如果明军不能在天黑之前一鼓作气将淮军冲散,天一旦黑下来对明军也将不利。

    黑夜,是厮杀双方共同的敌人。

    因此,只有在天黑之前将淮军冲散,从而使得夜色放大淮军的惊恐,让他们无法收拢组织,最终崩溃,柏永馥才能说这一仗他打赢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潜藏在云龙山各处的明军听到号声后纷纷翻身上马,有的是直接纵马向山脚的淮军冲杀而去,有的则是在离淮军还有一定距离时再次下马,取出弓箭和火铳向淮军攻去。

    柏永馥将所部骑兵分成了三部,一部由他亲自率领,一部由部下杨文启统领,一部由詹世勋统领。

    杨文启原是辽东人,曾是祖大寿麾下把总,大凌河一役随祖大寿降清后又伺机渡海潜逃回登州,后入刘泽清部为守备。詹世勋是刘泽清亲兵出身,娶了刘的侄女为妻,现为副将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!”

    发现明军后,山脚下长长的淮军队列立时响起铜锣声,与此同时一颗又一颗“钻天龙”飞射升空,这是向前后友军示警,同时也是“稳住别动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稳住的另一层意思自然就是必须顶住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就晓得你们在这哈,他妈的,弟兄们,列阵!”

    最前面的第一旅旅帅夏大军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紧张,反而是无比兴奋。

    这个从前靠给人扶重和宰牲畜的旅帅,胆量不比淮军领袖陆文宗差。

    除了自身敢夜里在乱葬岗瞎逛悠的胆量外,第一旅的强悍也给了夏大军不惧任何对手的底气。

    以林字营为中坚的第一旅清一色都是运河起事的老弟兄,虽未经历与明正规军的大战,但在兴化围城和随后的清乡之战中却是杀人无数。

    人杀得多了,哪怕杀的不过是反抗淮军的地主士绅和他们鼓动起来的百姓,第一旅从上到下也都透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夏大军这个旅帅更是淮军诸将中公然下令屠杀百姓甚至妇孺的,兴化人将他称为“夏砍头”。听说“夏砍头”带兵离开兴化后,当地的百姓就差放鞭鸣炮了。

    第一旅的三个标统也都是强悍之辈。

    第一标的标统沈三元是沈瞎子的侄子,高邮史家荡之战奋勇当先结果叫明军铳子击中身负重伤。现在伤势已经痊愈,但可能仍有铅丸在他体内,所以每逢刮风下雨沈三元都会感到阴疼。

    陆四知道这个情况后曾想让人给沈三元动手术取出身体内的弹丸,但这个时代虽有麻药,可哪有这么高明的郎中,只能等后面看看是不是自家培养一批敢“开刀”的医生。

    第二标的标统万四是随陆四夺取宝应城的一百勇士之一,也是战后活下来的68名汉子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人也是平日看着吊儿郎当,但要是接了任务却是一丝不苟,拼了性命不要也要完成的主。

    组建第一旅时,陆四征询夏大军三个标统人选时,夏大军推荐的就是万四。

    第三标的标统戚呆子是第二个登上宝应城的河工,第一个是左潘安。后来史家荡一战,这个戚呆子一人就砍翻17名官兵,是目前为止淮军之中单场作战杀敌人数最多的人。

    杀俘最多的是孙武进,目前至少有三千人被他或坑杀,或刺杀。

    淮军仅有的一支弓兵营就在第一旅戚呆子手下,营官是山东猎户子弟徐传超。

    “大车在外,牲畜在内!”

    第一旅是易步为骑的旅,军官士兵都有“座骑”,因此有三千多头牲畜。但除了这些充为座骑的骡子、驴和驮马外,第一旅还有两百多辆大车。

    这些大车除了装运辎重和粮食外,每车还配有挡铳板三块,棉被九床。遇敌之时,将大车或以环形,或以圆形置于战阵之外,棉被湿水覆在挡铳板上用以挡铳或挡箭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自是宝应之战总结出来的办法,“发明人”是那位没有鸟的高太监。

    在防御前提上,夏大军等人又将车阵改进了下。每辆大车在车架上开凿六个洞,每洞安插一根长矛,再将前方本应套在牲畜身上的扣环取下,于车架后面安装两根大木棍,使得本应由牲畜拖拽的大车变成由人在后面推行,类似民间百姓用的独轮车。

    这样由于前端插有六根长矛,车上又安有三块挡铳板,完全可以变成攻击性武器,另外还可以在车上站两到三名铳手或箭手,从而达到在攻击之时能够远程再攻击的效果。

    陆四觉得夏大军他们这个改造很好,是农民式战争手段的升级,亲自将这种战车定名为土坦克。

    官兵是精锐,人人有杀气,全旅营官以上都有铁甲,五分之一皮甲,三分之一棉甲,盾牌1200余付,弓弩400多付,可以说是武装到牙齿,如此第一旅又岂会畏惧明军,哪怕对方是骑兵。

    连同夏大军在内,第一旅上下巴不得明军放马来冲,从而叫他们知道淮军第一旅的厉害。

    然而,山坡上明军喊杀声不小,蹄声也是急促,可等来等去却没有任何一支明军朝第一旅冲杀而来,反而是后方马三宝的降兵那边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欺软怕硬?

    夏大军“呸”了一声,一脸的失望,他还想看看自家的土坦克能不能克制骑兵呢。

    边上的戚呆子皱眉道:“旅帅,明军是看出马三宝那帮人不顶用,他们也多半顶不住,我怕明军会驱他们来冲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都督有令,许进不许退,不管什么人只要敢退,一律阵斩!包括我这个旅帅也是。”

    夏大军冷笑一声,“明军想捡软柿子捏,我还想看他们狗咬狗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陆四兄弟没有下令,在邳州的时候夏大军就想把这帮不把百姓当人看的降兵给屠了。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大流寇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大流寇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