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八十六章 被指私情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冷面督主请低调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九王爷还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从宫里出来都走了一上午才到寺庙里,他这是打哪儿来呀,难不成他的马生了翅膀?”

    “嘿呦,这不是明摆着嘛,傻子都能看得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妹妹们慎言,当心皇上听了不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华南赫前来见驾的消息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少的议论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个宫妃,或以绣帕掩口,或是用团扇遮面,几人交头接耳,眉眼表情极是丰富。

    静乐郡主在一旁听着,不禁脸色通红,羞愤交加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听闻九王爷真的到寺庙来了,慧贵妃时沅卿一怔,愕然圆睁的美眸陡然挑起,驱动怨怼的目光抵向对面文管队列之首的时丞相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阴冷凝滞,一对乌沉沉的目光锐利如刃,似在怀有滔天的怒火质问老父:

    你不是说已经派人将那二人收拾了,如何一人此刻竟跑出来了?

    时丞相与女儿遥遥相望,见她两道咄咄的眼神好似利箭逼来,意欲贯穿他的身躯,不免内心一震,逐的颔首低眉,神色躲闪。

    一侧,东厂千户铁孤鹰凑近月西楼,低声问道:

    “督公,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月西楼眼帘轻降,直视场上的几人,狐眸深处凝起一缕寒气,抿唇笑道: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继续看咱的热闹。”

    帝君华南信五官狞然,忿忿喘息两下,对那单膝下跪的禁军疾喝:

    “他还敢来?你去,亲自把他给朕提过来!”

    禁军结实的身板被吼得一个哆嗦,叩头急匆匆的跑下去,很快便引来一人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只见他发冠未束,满头银发狼狈不堪的散在脑后,根根雪白沾染着肮脏的泥土尘埃。

    他全身衣衫褴褛,长袍残破_处暴露出精壮白皙的躯干。

    宫妃队列惊叫声此起彼伏,年轻的女人们纷纷闭目转头,不敢再向那银发的男子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倒是毫无慌张羞怯之态,稳稳的面朝帝君拱手,笑纹幽冷的荡在唇角:

    “臣华南赫参见皇上,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静乐郡主眸光惊骇的颤动着,忧惧而心痛的望定他,问话声音泛着哭腔:

    “九叔…你怎么了?你为何会弄成这副样子?”

    一片混乱之中,慧贵妃率先恢复了沉稳。

    本来她做足了事前准备,计划引诱帝君前来寺庙。

    一旦寻不到那只狐狸精,就可顺利为其安个罪名,让帝君相信那女人已经和九皇叔私逃了。

    然而,银发男子的出现,全然打乱了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也罢,眼下既然人没死,她这里也有没死的应对策论!

    慧贵妃在帝君身旁威风凛凛的挥动轻纱水袖,厉声呼喝:

    “大胆华南赫,诸位宫妃在场,你竟敢衣装失体,有污龙目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她偏转头颅,眉梢冷挑视向年轻的帝君:

    “皇上,既然皇叔人来了,您赶快问问他,云妹妹到底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静乐郡主大惊失色,不由自主高喊了出声,示意皇上不可冲动。

    身形堪堪站在原地,水洇洇的眸子淬着恨意,怼向气势汹汹的慧贵妃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女人刚才的话,无异于再次当众指出云贵妃与九皇叔的关系并非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年轻的君王早已气急败坏,哪还在乎其他人的劝诫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,他却深知华南赫的底细。受连心血盟的加持,他根本不会染上天花。

    帝君缓缓迈步走向银发清冷的男子,恶狠狠逼视的目光透出一股子杀机:

    “云贵嫔在何处?你把朕的云汐藏到哪处去了——”

    银发男子冷漠的牵唇,炯明的凤目纹丝不动,牢牢锁定了发威正盛的君王,始终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低垂的手掌半握成拳,暗自聚起三分内力。

    只要华南信再凑近几步,男子便会一掌击出,当场要了他的狗命。

    静乐郡主忽然倾身跑至两个男子之间,举起手臂阻止华南信前进。

    目睹九叔现身的瞬间,这女孩遁觉一颗心像遭鬼手摘去了般的,难以言表的痛楚冲溢而出,撕裂了她的胸腔。

    可眼中的男人,冷然俊美,终究是她依依爱恋过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,你不要怀疑九叔。他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,绝对不是!”

    “郡主,你不要再受他的蒙蔽了!”

    廊下,慧贵妃全身端作威凛之态,阴阴的眯眸,急不可待的断喝:

    “他一个亲王,彼时不在府邸。御驾才到永露寺中他便也现身了,分明就是与云贵嫔早有私通!

    那妖僧慧蝉为你二人铺桥搭路,让你们躲在寺庙中行苟且之事,委实可恶。别说杀他一个,就算杀光全寺的僧人也不冤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银发男子猝然仰面大笑,讥诮的眸光抛向女人: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,你说这话是否有些强词夺理?若臣真如娘娘您口口声声所说,与后宫小主存有私情,如今皇上御驾亲临寺中,臣又岂会前来自投罗网?

    且阖宫皆知云主子为避痘疫得以出宫,那天花极易过人。臣当真不要命了,偏要在这时与她苟且不成?”

    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慧贵妃黛长的娥眉挑了一挑,沉沉的嗤笑:

    “王爷说本宫强词夺理?好,那你现在就向皇上说清楚,你为何会在此时衣冠不整现身寺庙?那云贵妃眼下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

    银发男子清凛的目光闪转,与华南信猩红怒极的眼眸默然对视,似笑非笑的反问:

    “皇上,您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告诉朕——”

    华南信疯魔一般嚎叫出声,猛的出手揪住男子微微敞开的衣襟,将他拉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!

    二指相距间,银发男子刀锋般的眼芒豁然迸出,正欲出手,却被身后熟悉的婉转嗓音打断:

    “皇上,救救臣妾,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对面人群大乱一阵,继而分向两侧。

    顾云汐被一东厂番卫搀扶着,蹒跚缓慢的蹭到了场上。

    她满头珠钗首饰未戴,披着凌乱的青丝,身上轻羽细纱滚雪襦裙污浊而破败,样貌比起那银发的男子,好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月西楼眸中闪过一丝清光,勾手吩咐千户,沉沉低声:

    “咱们的人在哪处发现她的,还不去查查!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景阳宫的这位看着外表柔弱,却是个极麻烦的主儿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月西楼此时并不希望自己的东厂与她牵扯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另一侧的宫妃队列却是吵开了锅:

    “呦,这下有好戏看了,那狐媚子与九王爷都是衣冠不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瞧那副邋遢的脏相,两人该不会是跑到山里滚草地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廉耻,还敢一块儿前来迎接圣驾!”

    众说纷纭之下,静乐郡主麻木的看着不远处那对男女,贝齿颤颤的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泪水迷蒙,她眼中的世界沦入了无际的黑暗中,再也感知不到任何温暖与色彩。

    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已经死了,被那琅俊却绝情的男子亲手扼杀,一颗灵魂怀着悲切与不甘远离了尘世,只剩下无温无感的虚弱躯壳。

    “云汐?”

    帝君华南信脸色苍白的看着似是从天而降的小女人,惊喜的刚迈一步,陡然意识到什么,踉跄着停了身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要救救臣妾啊,有人要杀臣妾!”

    云汐含泪的眼光略过神情震惊的银发男子,纤美的玉足飞奔扑到帝君的脚下,小手扯住他的袍摆,哭声绵若无骨,犹似莺啼催人心颤:

    “皇上,昨晚臣妾到寺庙后山寻龙葵果实遇到十几名杀手,若无皇叔现身相救,臣妾就再也见不到皇上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嘤嘤沥沥的哭声好似甘霖倾空播撒下来,顷刻之间浇灭了年轻君王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即便美人以轻纱覆面,可那副娇媚轻盈的玉体足以令华南信心尖酥软,意识变得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再不顾其他,帝君俯身捞起美人,困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她有天花!”

    慧贵妃时沅卿再也看不下去了,凄厉大喊,气得四肢桀桀抖动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多言!”

    华南信头也不回的怒吼一声,震住了女人。

    颤颤五指揭开面纱,望着云汐痘疮交裹青紫外伤的一张脸,帝君眼底翻滚的怒火更炽一重:

    “爱妃不怕,告诉朕是谁要害你,朕为你做主!”

    慧贵妃忍无可忍,面红耳赤急走插言,语气咄咄的向帝君怀中的娇弱女子威喝:

    “云贵嫔你放肆!事到如今你还要花言巧语蒙骗皇上?你说昨晚遇到刺客,为何偏巧那时九皇叔也会出现在后山?莫说没有刺客,就算真有刺客,也是你二人在寺庙中幽会在先,被人撞破!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冷面督主请低调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冷面督主请低调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