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04 情深不寿,父子相克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名门隐婚:枭爷娇宠妻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方老本以为苏侯不喜欢小孩子,他看似好相处,其实脾气古怪,交往的人就仅限于叶九霄那几个人,没想到和温言笙相处挺好,他忙起来不分昼夜,有人帮忙带孩子,他也乐得ん.la

    温言笙在方家的这小段时间,苏侯病情也一直非常稳定,两人相处融洽,温言笙是独女,没什么玩伴,忽然多出来一个哥哥,每天一睡醒,就爱往他房间里面钻。

    俨然成了苏侯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温家那边要处理温老爷子的身后事,温言笙入秋要上幼儿园,恐怕也没有这么长时间待在方老身边,温家父母那边原打算让她在盛都过个暑假的,但是凡事总会出现一些变故。

    那天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夏天傍晚。

    “笙笙?怎么不吃东西?”方老刚刚接诊完一个病人,一进屋就瞧着苏侯正侧头在哄温言笙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又不吃饭?侯二啊,我早就和你说了,不要总给她吃零食,主食都吃不下了。”方老笑道,洗手直接坐到温言笙身边,“你平时别太惯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没给她吃零食。”苏侯拧眉。

    他之前从西门那里搜罗了不少零食,早就被这丫头吃完了,西门一家前几日出国旅游了,他和叶九霄提过买零食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九霄直接回了他一句,“别做梦了,零食?给你拿去诱拐幼女?”

    苏侯每每听到幼女一词,也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禽兽了。

    他的反思之间,只有几秒钟而已,当他看到温言笙跑来找自己,就把叶九霄说的话,直接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没吃零食?”方老诧异,伸手捏着小丫头有些病恹恹的小脸,“怎么啦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温言笙眼皮有些抬不动,伸手挠了挠手上的小红疹,“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嘴巴也难受,不想吃……”她垂着脑袋,伸手要方老抱。

    “来,外公抱抱!”方老将她抱到怀里,手指下意识探了一下她的额头,“怎么有点发热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这两天体温都有些高。”身侧的保姆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几天了?”方老声音陡然提高。

    “房间没开空调,她身上热会出汗,我就没太在意。”保姆解释。

    方老急忙伸手捧着她的小脸,手指附在她的额头上,这不是普通的天气热引起的吧。

    “把舌头伸出来给外公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温言笙眼神有些无神,却乖巧的伸出舌头。

    嘴里有两个溃疡,方老再一看她手上的红疹,伸手撩起她长裙下的脚上,也有零星几个疱疹,当即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这是不是手足口?”边上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苏侯眉头一拧,他毕竟是个孩子,温言笙最近体热他是知道的,身上有一点红疹,他以为是被蚊子叮咬了,倒是没往心里去,此刻脸色也是变得异常难堪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!”方老拧着眉头,最近一直忙着上面那位的事情,压根没想过,温言笙会忽然生病,手足口在小儿中很常见,尤其是五岁以下的儿童,通常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,最近气温高,蚊虫肆虐,真是疏忽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煮贴药。”边上几个人立刻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方爷爷,这个严重吗?”苏侯并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病。

    “病情普通的,恢复得都很好,但是少数严重的病患,可能会出现脑膜炎、脑脊柱炎、肺水肿等。”方老看了一眼身边白了脸的保姆,“你是怎么照顾孩子的,她身上出现这些症状,怎么不早和我说?”

    那个保姆身子一颤,急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温言笙伸手去挠手臂,却被方老阻止了,“乖,不要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丑!”小丫头趴在他肩上,声音都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过几天就好了,没事,过几天还是美美哒。”方老抱着她在屋里来回走动,怎么都静不下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温言笙的手足口病发现虽然算早,即便吃药,后面几天手、足、口和臀部还是生了不少疱疹和溃疡。

    身上这些倒是不痒,她也极少去抓,但是嘴巴里面长了好几个溃疡,严重影响她吃饭。

    她一吃东西,嘴巴就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指着嘴巴,可怜兮兮看着苏侯,“疼——”她开始拒绝吃任何东西,有时候张嘴,东西没吃两口,倒是流了不少口水,把她急得又气又哭。

    苏侯不厌其烦的给她擦眼泪,给她擦口水,他身体本就不好,身边的苏家人见状,也是不可思议,何曾见过苏侯照顾过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手足口这种病,具有一定的传染性,方老是严令禁止苏侯接触温言笙的,毕竟他身子底子和寻常人还不一样,一旦被染上什么病菌,后果不敢想。

    苏侯肯定不听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本就虚弱,你要是再生病了,你让我怎么办?反正这段时间,你离笙笙远一点!听到没?你要是不听,我就立刻把你送回家!”方老强势起来,苏侯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那一见方的小屋子中。

    苏家人都发现,苏侯好像又回到了以前。

    沉默寡言,淡泊疏离,他也会对人笑,却从不入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病发三天后,方家迎来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已经是傍晚,方家人已经在清点当天接待的病患,使用的药材数量,远远听到急促的刹车声,所有人都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谁来了?”苏侯蹙着眉头,抬手掀开窗边的帘子,难不成是爷爷过来接自己回家了?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苏迪小跑着出去,不稍片刻就折返回来,“温小姐的爸妈来了,难怪都出去了,看样子是打算接温小姐回家?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整个房间的视线都落在了苏侯身上。

    人家孩子生病,父母怎么可能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掀起帘子,看着一个漂亮的女人,和方老并肩进入后院,身后跟了一群人,方老的女儿方芷还未出嫁的时候,和方老这些徒弟相处得都非常好,她一回来,大家自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笙笙现在情况怎么样?没事了吧,都吓死我了,爸,您怎么不早通知啊,要不是我早上打电话过来,您是准备瞒着我多久?”女子声音很温柔,带着一丝急切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事了,她的病情不严重,发现得又比较早,身上的疱疹下去,就恢复了。”方老本身就是医生,他的话,可信度自然非常高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太担心了,接到电话就和修儒开车过来,急死我了。”方芷似乎感觉到有道视线在看着自己,身子下意识看向一个方向,窗帘紧闭,“那边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家的老二住在我们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孩子……”方芷犹豫片刻,“润之姐的……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眶倏得一红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看看?”方老提议。

    “最近忙父亲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行了,要是看到那孩子,我怕受不了。”方芷最近已经哭得不行了,温家那位老爷子,不仅待她如亲生女儿,人品贵重,她每每想起他的音容笑貌,眼泪就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见到苏家那孩子,自己肯定忍不住,又得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带你去看看笙笙,让她在这里多住一会儿吧。”方老也舍不得外孙女,本身见面就难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温家那边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,方芷也不能在盛都久留,语气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待一晚上吧……”她声音压得很小,“入秋就要上幼儿园了,提前回去准备一下,给她报了个辅导班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小的孩子,上什么辅导班啊,浪费钱。”方老冷哼。

    “上不上另说,以前就答应那丫头要出去玩的,回家养好病,就准备出去转转,修儒也需要散散心……”方芷解释。

    “再多待两天。”方老一想到马上那小丫头要走,整个人都不得劲儿了。

    “爸,苏侯的病怎么样?夏天病情不是好控制嘛,要不您和我们一起?”方芷提议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放心。”方老随意得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此刻苏侯房间,气氛前所未有的沉闷。

    苏侯手指掐着一页纸,手指用力,“砰——”将纸页直接戳穿,骨节分明的手指,青白无血。

    “二少,温小姐明天就要回去了……”苏迪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侯将腿上的书扔到一边,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温家人来了,外面喧闹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哥哥——”温言笙趿拉着拖鞋,敲了敲苏侯的房门,“哥哥,出去吃饭吧,我爸妈来了,哥哥——”小手叩着门,拍得乒乓作响。

    自从她生病之后,方老就没让他出去吃过饭,怕传染,毕竟他的身体太虚,自身免疫系统太差。

    “二少——”苏迪站在他边上,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和她说,我睡了。”苏侯第一次,没答应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可她明天就要走了,您真不去见见?”苏迪小心询问,毕竟苏侯对她可是真的上了心啊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教我怎么做?”苏侯脸色一沉,语气都变了。

    苏迪拉开门,小姑娘小脸红扑扑的,手中还抱着带着邺城l的盒子,应该是特产。

    “哥哥呢?”她说着就要进门。

    “二少睡了,他最近身体不舒服?”苏迪挡住他,他力气很大,把持着门,她也进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拿了好吃的。”她眼睛很亮,最近口中溃疡消退不少,说话也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他真的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把东西送进去,这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温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好几天没看到他了,是不是觉得我丑丑的,所以不想见我了?”小丫头咬着嘴唇,语气可怜得紧。

    “不是,二少真的身体不舒服……”苏迪不懂怎么和孩子打交道,只能用这个理由搪塞她。

    “骗人,他肯定觉得我太丑了,我再也不喜欢他了!”小丫头说着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苏迪看着她即将要消失在走廊尽头,刚刚松了口气,却又瞧见她忽然转头跑了回来,苏迪吓了一跳,这小祖宗又要干嘛?

    “这个!”温言笙将纸盒塞到苏迪怀里,力气极大,撞得里面的东西,沙沙作响,“给他吃的!”

    小丫头眼睛通红,显然伤了心。

    苏迪看她彻底离开,才转身把门关上,将盒子递给苏侯,“温小姐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苏侯淡淡点头,盒子上印着硕大的邺城二字,下面还点缀着一行小字。

    特产:雪酥。

    他将盒子打开,里面的原本放置好的特产,已经错离了本来的位置,这东西薄脆,嫩白色,撒着一层淡如雪絮般的东西,他伸手捏起一块破碎的雪酥。

    “二少,这个要不要去检查一下?”苏迪小声提醒,他的食物都是经过严格把控的,寻常东西,根本不敢让他轻易入口。

    苏侯看了他一眼,“你回老宅吧,不用再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苏迪脸色一变,周围人垂着头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样子关于温小姐的一切,都是忌讳的,二少这是多宝贝啊。

    那日苏侯没吃晚饭,吃了整整一盒雪酥。

    外面欢歌笑语,苏侯却只坐在床上,与屋外的热闹喧嚣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好像全世界的热闹都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苏家人小心翼翼陪着,方老还特意过来问他吃没吃晚饭,看到他只吃了雪酥,还责备了他一番,人家直接蒙头睡觉,气得方老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色深沉,雾蓝色的天空悬着几颗舒星,适逢月初,梢头新月如勾,掩映在云层中,凄凉迷离。

    清瘦少年,裹着一件轻薄的白色的披风,走出房间,朝着走廊另一头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少——”隔壁保姆先迎了出来,男子黑发如墨,平滑如丝,气质出尘,高雅杜绝,竟有种不像真人的感觉,月亮穿破云层,笼罩他身上,风光霁月,朗月无双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睡吗?”他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保姆没回过神,自己都三十出头的人了,居然盯着一个孩子发呆,“嗯,小姐今天因为你没出去吃饭,还哭了一会儿,说你嫌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看看,你帮我守着门。”苏侯说着推门而入,室内空调温度适宜,带着一股子奶香味儿,她整个头都埋在被子里,倒也不怕闷着。

    保姆看着苏侯进入,心底莫名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守门?

    为什么要守门,苏二少这是准备对他们家小姐做什么?

    **

    苏侯直接坐到床边,将她的小脸从被子中拯救出来,细长的手指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小脸,目光落在她红疹未消的手上,细细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温言笙翻了个身,伸手抱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微凉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嫌弃你,只怕等你再大一些,就要嫌弃我了。”苏侯轻轻握住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我们笙笙这么可爱,谁不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侯在房间陪她几个小时,才帮她掖好被子离开。

    “二少。”苏家人早就候在门口,“赶紧回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,苏侯明明挺喜欢那小丫头的,傍晚的时候,又为什么那么狠心,不见她,平时她要什么,苏侯都是尽量满足的,这次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想问我为什么?”苏侯看向斜后方的人。

    几人垂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活不过十岁,让她记着我有什么好的,觉得我好,就惦记着,小孩子太单纯,你对她好点,她就能记好久,回头肯定得问方爷爷,我去哪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不如让她记着我的坏,恨我,总好过让她哪天忽然承受我猝然离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很快就会把你忘了?这也没关系?”苏家人觉得苏侯想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的,我这幅身子,这幅躯壳,就连陪她出去晒太阳都是奢侈,记着我做什么,记得有个病恹恹的小哥哥?那还不如把我忘了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挺开心,够了。”

    苏侯说完,径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苏家人盯着他的背影,单薄萧条。

    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。

    他似乎都占全了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温言笙已经收拾好东西,准备跟着父母回邺城,专程去苏侯房间准备和他道别,却发现他的房间衣被整齐,书籍都在,紧闭的窗帘拉开,通着风,却还弥漫着一股子药味儿。

    “天没亮,他就被家里人接走了,咱们笙笙要回家了,哥哥也回家去了。”方老摸着外孙女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温言笙咬着嘴唇,气得跺脚,转身就走,吃了我的东西,居然就这么跑了。

    坏人!

    温言笙那个暑假,还在念叨着苏侯,不过入秋一开学,上了幼儿园,认识的同学朋友多了,加之许久不回盛都,那个咬过她嘴巴,教过她读书识字的人,已经被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苏侯原不打算将她扯进自己生活中,偏生这丫头又一头撞了进来……

    当他在许多年后,再次闻到书页中那残留的气息时,那股子淡淡的香味儿,就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可能这辈子都绕不开她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车内的电台,正在播放着刘若英的《光》。

    疯狂热烈浪漫日子

    啊恍如隔世

    你来过一下子我想念一辈子

    这样不理智是怎么回事

    才快乐一阵子为什么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侯细长的手指,轻轻叩着方向盘,偏头看向身侧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以前怎么都没和我提过?”温言笙轻笑,“隐隐约约好像是有那么个人,但是记得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记得就行。”苏侯淡笑着,余光看了一眼身侧的人,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内某个一直低着头的小家伙,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。”温言笙语气有些嗔怪。

    “那你会早点爱上我吗?”

    温言笙耳朵微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而此刻坐在后面的某个小家伙,低头拨弄着一个四阶魔方,小肉手,灵活多变。

    车子恰好遇到一处红灯,苏侯偏头,似乎准备做不轨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苏侯还没凑过去,忽然从后面伸出一个东西,直接落在他唇边,他的脸当即一冷。

    “苏慕言!”苏侯拧眉,“你老实点!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我也送给你,开车嬉戏打闹,被摄像头拍到,会罚款的。”某个小家伙,微微耸肩。

    “我会在乎那几个钱?”

    “那都是我的钱,谢谢。”小家伙坐回自己位置上,继续捯饬着手中的魔方,“希望公司交到我手里的时候,没有缩水。”

    苏侯手指抓紧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外公说了,请你们俩平时在我面前克制一点,毕竟我还小,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少做。”

    温言笙憋着笑,这父子俩上辈子是应该是死对头吧,天生犯冲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两更合并在一起了哈,虽然更新有点迟,不过字数还是蛮多哒。

    侯爷的番外,大家想看的还是小时候两人的初遇还有婚后生活,父子斗法,所以这边就直接采用回忆倒叙,咱们直接跳到小侯爷出生之后哈,中间的情节,正文中都零星提及了,肯定不会写得那么全的,不过小侯爷……

    腹黑x腹黑,真的天生反冲啊~

    ps:书友们,我是月初姣姣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名门隐婚:枭爷娇宠妻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名门隐婚:枭爷娇宠妻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