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57章 出来混当和为贵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我是一个小卒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走在营中,吴亘尚在消化赵陵的话语。此行的真正目的已是明了,却是去寻那什么上古练气门派,找什么遗失经诀。

    吴亘对此全然提不起兴趣,水从月当时已断言,自己不具备练气资质。与之相比,倒是不惧晦雾这件事更令自己上心些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,吴亘总以为自己就是被人弃养的普通人族小孩,可是从赵陵、云冥话语中,好似并不那么简单,心中倒是有些期待与云冥再遇。

    车队继续出发,与来时相比,显的凄惨了些。陈统领再也不像刚开始时趾高气扬,毕竟自己带来的人手折损殆尽,说是统领,统领自己吗。

    一路上,车队小心翼翼,避开那些不时出现的黑灰色雾气。这些雾气虽然与云冥当日释放的晦雾相比差了许多,可也不是众人所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路上的植被和小兽与平日所见也大不相同,多呈褐黑色,甚至有一株看起来像沙蓬草的东西,吴亘轻轻一碰,竟然撒丫子跑出老远,不停冲着众人吐着口水,好吧,是射出汁液。

    吴亘摸了摸怀中的海螺,这东西能收纳晦雾,倒是个好东西。只是不知道怎么个用法,再见到云冥,倒是要好好问问。不错,吴亘已视其为自己囊中之物,到手的东西任谁都别想再夺走。

    张远此时成了营中红人,就连那些异人也都对他刮目相看。当日展现出的实力,已足以灭杀异人,任谁也不会再轻视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尊严,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。

    吴亘笑嘻嘻走到张远面前,“老棒槌,还藏着不少好东西吗,平日里也不见你使出来。对了,那是附体还是上身,倒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,连气质都大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张远看了看四周,叹了口气低声道,“你以为我愿意使出这种手段,我张家在边陲繁衍几十代,世代戍边,这是传下来的秘术,就是一代代老祖宗攒下的英气,降临于后人,庇佑后人安危。只不过,这种状态其实是催发身体潜能,并不能使用过长时间的,用的多了,死的也快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吴亘原本还想着与张远学上一学,没想到是独家买卖,人家祖上蒙阴,泽被后代,别人是占不了便宜的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,车队再次休息。吴亘取出红曜石,细心磨起刀来。说来也怪,当日乙三磨了七次,刀面就磨好一半,自己费了不少劲,只是稍稍有些起色。应该是没有对方那般实力,那只有水滴石穿,铁杵成针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像沙鼠一般的小兽,从身旁土里钻了出来,溜溜达达走到吴亘身边,吐出了一个纸团。捡起纸团一看,上面写着“向南十五里相见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无人发现,吴亘随手将纸团扔在篝火中。找了个理由,溜出了宿营之地,悄悄向南而去。边走边暗骂云冥,这向南十五里让自己如何去寻。

    正焦躁间,那只小兽又从土里钻了出来,吱吱叫了两声,示意吴亘随着其前行。

    小兽只有巴掌大小,奔跑起来却是不慢,不到一柱香时间,前方出现了一棵黑黝黝的大树,在这片旷野中看起来十分显眼,树下赫然坐着一人。

    吴亘放缓了脚步,四下打量后方才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云冥见到吴亘,微微点点头,示意其坐于身前,“放心,此地只有我一人。阁下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吴亘大大咧咧坐下,通报了姓名,手却始终扶在刀柄上,“不知云兄召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你是庶徒后人?”云冥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吴亘苦笑道:“我都不知道自家身世,从小孤身一个,被寨子里的人抚养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让我看看吗,庶徒后人人身中多有晦雾残存痕迹。”看到吴亘警惕的表情,云冥微微一笑,“放心,把手给我即可,若是害你,一剑斩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吴亘小心将左手伸出一截,云冥将两根手指搭在其腕上,半晌后面露疑惑,“并无半分晦雾存在迹象,这倒是有些奇怪了。按说当日你与我都吸入不少晦雾,为何此时便消失殆尽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得我是天赋异禀,天生不怕晦雾呢。”吴亘收回手臂,懒洋洋道。

    云冥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炙热,“如此奇材,倒也难得,吴兄弟可愿加入正灵盟。”

    “正灵盟?”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存在。

    眼见吴亘疑惑,云冥倒也不隐瞒,直接交了个底。

    原来,这正灵盟乃是戍徒后人、联络各地族人成立的一个组织。因何叫正灵盟,其实倒是有一层叫板的含义。

    戍徒刚开始时还是各国派出的正卒,后来局势平缓,便遣了些犯事罪人、庶人到此补充,所以戍徒之名倒是名副其实。为了这些人安心,还专门将其家眷送了过来,如此一来,很多戍徒就留在了边陲,繁衍生息,再没有回过家乡。

    多年来,因着再无大的战事,各国对这些戍徒也就不再那么看重了,不仅照顾补给渐少,而且由于长年与异鬼打交道,戍徒难免接触晦雾,身体发生了一些异变,更是让各国所厌恶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戍徒难免会有怨气。

    确实也是,自己拿命在外守边,却还要遭到本族之人鄙视,任谁也会心意难平。一些年轻的戍徒心生怨怼,认为自己方是真正的人族,而那些躲在后面逍遥的不过是膏粱之徒,正灵盟也就应运而出。

    人乃万物之灵,正灵正灵,正是戍徒对自己的认知,其余人皆是伪灵罢了。

    云冥正是这一代的盟主,因为庶人毕竟人数较少,这些年积极向着内地渗透,拉拢各国人士加入正灵盟,以壮大实力。

    这次听说赵陵欲寻上古修行秘笈,云冥便动了心思,想着夺其所有。练气一途遭遇大变,很多修行法门都已断层。若是以往也就罢了,可是这些年此道又有兴起的征兆,如此壮大正灵盟的机缘绝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对于吴亘,云冥倒真是动了招揽的心思。不说别的,就不怕晦雾这么一手,就是让人觊觎的天赋。戍徒多与异鬼打交道,若是有如此人物在手中,或刺探,或觅宝,或袭杀,皆为可用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云冥眼色柔和起来,“正灵盟虽然尚且弱小,可却蒸蒸日上,吴兄弟加入想来定会有所作为,怎不比伺候那些尸位素餐的贵人强些,如何?”

    吴亘有些失笑,这云冥和赵陵都流露出招揽之意,自己这个被赶出校尉府的楷模倒是成了香饽饽,随意抬了抬手道:“谢云盟主好意,我乃一个粗人,有话就直说了。

    昔日曾有兄弟劝我,大丈夫当游历天下,方知天阔,识地广。如今我还未走出这小小的宝安郡,不妨等我游历一番后再说。倒不是推脱之辞,若是他日我意已决,自会去寻盟主的,还请盟主海涵。”

    云冥略有些失望,但很快恢复神色,“好,天下之大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祝吴兄弟鹏程万里,来日方长,他日再聚时,说不得在那玉阙之上,我二人再醉饮醴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只是赵陵那里.......”吴亘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让兄弟为难,纵然不再厮杀,但分杯羹总是可以的吧,能得多少各凭本事罢了,否则我如何向死去的弟兄交待。”云冥微微蹙额,直直盯着吴亘。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,定当尽量转圜。”吴亘明白了云冥的底线,自然也好找赵陵商量。这二人都是心怀大志之人,些许伤亡根本不值一提,只不过是用来讨价还价的筹码罢了。

    交谈一番,吴亘就欲返营,一直担心对方索要海螺,可云冥却连提也未提。无奈之下,吴亘只得厚了脸皮请教海螺的使用之法,方才千恩万谢离去。

    云冥站在树下,看着其背影默默不语,一个人形从树影中升起,化为一名女子,“盟主,此人既然不从,为何不杀了他,将法螺夺回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把刀......让我想起了什么。呵呵,倒是有趣。算了,莫要给自己树强敌了,此人虽幼,说不得将来亦有一番成就,些许法器,与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待回到营中,吴亘径直去找了赵陵,将云冥的条件告知。

    自己进入黑雾而无碍的事并未在营中流传出来,说明这个女人还是比较口紧的。但同时,也落了个把柄在其手中,以其性子,只是隐而不发罢了。

    赵陵眉头一皱,“倒也不是不可,我只是怕到时分账不均,又要再起波澜。况且,他真以为吃定我了吗,谁还没有些后手。”

    吴亘从桌上扯了一块果脯塞入嘴中,“我的赵贵人,你也是皇家中人,怎么如此小气。这里是星落原,不是赵国,就是再有权势,还能把手伸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出来混要以和为贵,雨露均沾,吃相太狠可是会噎死人的。你就是再有手段,毕竟这里距戍徒所在近些,若对方再遣一些人来,纵然不死,失了人手,我们还怎么入遗迹,怎么返回赵国。”

    赵陵细眉一挑,嘴角带笑,“哦,你倒是看出来了,见到皇家贵人还不下跪。”

    吴亘鄙夷道:“赵国尚青鸟,加上你姓赵,这不等于敲着锣鼓说,我可是有靠山的,我可是皇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诶呦,小弟弟倒是蛮聪慧的吗,我是锦春王之女,此次是奉父王之命出行。”赵陵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,媚眼含情,“不是说雨露均沾吗,今晚不如花萼楼前雨露,来个春梦了无痕.......”

    吴亘身体一缩,“赵贵人,自重,我是来谈正事的。”吓的就要逃出马车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赵陵大笑道,“好,你与那什么云冥说,我同意了,双方可以合作,只不过收成时我六他四。这是我的底线,若不然,大家再做过一场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们都是大爷,我这就传话去。”吴亘边说边从马车上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看着车外稀疏星光,赵陵面色冷峻,“一个小小戍徒,也敢谈条件,且行且看。”

    次日,车队继续出发,再没有遇到什么贼人,只是天空远远缀着一只乌鸦。

    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我是一个小卒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我是一个小卒的人也喜欢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