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手机阅读本书

    扫描二维码,直接手机阅读

查看目录

第九章当年事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我说了我真没疯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    俩人进来,坐在郭妃烟面前,许明还是那个死样子,一手包子,一手汤,翘着二郎腿。

    他一边吃,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:“你就是郭妃烟?听说没人抓到过你,但俗话说的好,常在江边站,没有不湿鞋,被抓了怎么还不安分?爷就是许明,说吧,找爷什么事?大事办不了,小事不给办,不大不小瞪眼看。”

    郭妃烟虽然看起来狼狈,但是整个人沉稳大气,岿然不动,从许明一进门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,双眼之中说不出柔和,道不尽的暖意。

    许明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安,在那里耍碎嘴子,郭妃烟丝毫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她淡淡的说:“变高了,变壮了,嘴也更贫了。”

    许明心里咯噔一下子,要说人有没有变化,一定是见过两次以上,有对比,当初什么样,现在什么样,才能说出这个话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个劲儿的琢磨,没见过啊,这样与众不同的女人,要是见过,肯定有印象,而且印象会非常深刻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没法问,叶青书还在边上站着呢,万一说出点儿什么不能让别人听的,那就坏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许明也不吃了,硬着头皮说:“我还变帅了呢,你就没瞧出来吗?别废话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郭妃烟没有应许明这个玩笑,而自顾自道:“这上京里,有一百三万人,十个时辰之内,会有一半人丧命。”

    汤俊臣也好,叶青书也好,凭什么任由许明疯疯癫癫啊?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句话,郭妃烟要见许明,不明就里的通照司哪敢胡来?

    而且,可怕的地方在于,不知道哪一半人死哪一半人活。

    这里是天子脚下,王侯将相满街走,能人异士随手抓,豪绅富商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尤其现在是春天,有那么一句话叫“臭沟开,举子来。”

    每年春天,清理下水道,井盖都翻开,水沟里面的淤泥,阻塞的垃圾都要掏出来,整个上京臭不可耐。同时,每年春闱文试武试也该开始了。

    上京里能闻到臭水沟味道了,大家就知道,参加科举的文人武者马上就会成群结队进上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如果死上一半的人,经济,朝堂,都会受到很大打击,如果举子们死伤一大批,国家人才难以为继,更是会败掉大魏朝至少十年的气运。

    想要破这个局,郭妃烟表示,必须把许明带来。

    在见郭妃烟的路上,叶青书把其中利害都对许明说了,也不知道这个疯子听懂没有。

    许明的反应表现的很平淡,冲郭妃烟轻轻点头:“嗯,听说了,想想就惨的慌,用句文言词形容就是,关我屁事?”

    聊天呀,如果有答有应,就能聊的起来,许明这是直接把话头往地上摔,夺笋啊。

    叶青书掐死他的心都有了,这货刚把所有人祸害一通,真到用上他的时候,真是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他用手推了推了许明,小声的说:“必须跟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有关系,我现在姓圣,我叫圣母,行了吧!”许明一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圣母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六啊?闭嘴!”

    郭妃烟波澜不惊,有本事的人,别说把话头扔在地上,就是扔进十八层地狱,也能掏上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扬起下巴,俯视他人的感觉更盛:“许明,从你走进万法院的那一刻起,你的命运就离不开这半城的待死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?我又不住城里,我家里上京四十里地呢,你们硬把我薅来的,早知道要死一半人,我才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不明白自己的处境!”

    “我都这德性了,还能有什么处境?”许明歪着头,梗着脖子,满脸的不服气:“你说说,我听听,你要是能说服我,你让我干嘛我就干嘛,说不明白,爱谁死就谁死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觉得许明的挑衅很幼稚,或者是她实在太厉害了,能够看透许明疯癫背后的另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她温和的笑着摇摇头:“你还记得当年的许家故人吗?”

    “忘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全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…哗啦…”许明手里的汤碗,包子,全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他一脸不可置信,有些魔怔的重复道:“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小书童,家里的小丫鬟,还没我的年纪大呢,就算被卖掉了,怎么能…怎么就…不应该啊?”

    “死是不分男女老幼的。”

    许明有些神游天外,脑子里都是过往的生活,怎么跟家奴院工捣乱,怎么把小书童弄哭,怎么把小丫鬟撩拨得又是脸红又是撅嘴。

    山水一重重,往事一幕幕。

    他怔了半晌,终于叹了口气:“唉…四年了,物也非,人也非,追不回来了,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见他转过神来,郭妃烟又问:“你还记得当年的圣旨吗?你父母被流放到何地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来,许明就没有好心情。

    流放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大魏朝开国以来,记录在案的流放之刑,能够活着到达流放之地的犯人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流放十个人,有五个人在路上就死了。

    死亡的原因很多,比如犯人心事过重,路途劳顿,导致生病,没人管这个,照样每天像赶牲口一样的驱赶,死了就死了。

    流放之地大多是穷山恶水,流放的囚犯都是只能徒步行走,还要戴着枷锁,还要遭受差役折磨,很多人都是被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囚犯就算活着到了流放之地,过的都不是人的日子,完全就是人形的牲口。

    许明这会儿也没有起初那股飞扬跋扈的劲儿了,只是淡淡的回应着:“记得。他们是去披甲族的领地,在那个穷山恶水里做苦工,也不知道在那边有没有安稳日子。”

    今天注定是许明遭受打击的一天。

    郭妃烟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忍,言之凿凿的说:“他们不在披甲族。
最新网址:www.kenshuzw.com
啃书小说网(啃书小说网)的最新网址: www.kenshuzw.com 。CC域名非常好记。第一时间阅读《我说了我真没疯》的最新章节
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“左右键[← →]”快捷翻页,按“回车键[←Enter]”直接返回章节目录.返回顶部

喜欢看我说了我真没疯的人也喜欢看